合成导热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合成导热油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德国人人可投资能源领域共享行业收益1-【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09:59:34 阅读: 来源:合成导热油厂家

德国:人人可投资能源领域,共享行业收益

德国已有800多家能源合作社组织。这些当地居民自主经营、共同参与能源投资的独特组织的建立,预示着德国的能源转型不仅是技术转型,而且是能源拥有者的转型。

这将给中国的能源改革带来启示。

“买下整个柏林电网”

“为什么不买下整个柏林电网?”柏林市民、使用可再生能源的倡议者伊诺曼正在实施一个收购计划——她希望和其他德国公民一起,取代能源公司,掌握柏林电网的控制权,让该电网由德国公民自主建立的柏林能源合作社负责运营。

伊诺曼只有28岁,她的搭档只有27岁。如果想收购柏林电网,她们至少要筹集两亿欧元。

中德可再生能源合作中心执行主任陶光远介绍,德国的能源合作社是银行业的合作社制度在能源领域成功应用的“硕果”。

德国《合作社法》规定,合作社必须有至少3名社员,按照自愿互助、自我管理和自负盈亏的原则共同建立。合作社一经登记便取得了法人资格,组织结构与股份公司基本相同,实行“三权分立”制度。与股份公司不同的是,合作社不以盈利为目的,社员的权利大小不按照个人出资额度确定,实行“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保证社员能公平参与合作社的方针制定工作。

2014年6月16日,柏林能源合作社宣布,经过多轮竞标,该社已成为10个竞标单位中的最后3个,且代表广大柏林市民的利益。“我们的希望很大,3个竞标单位中,有柏林市政府支持的那个单位和我们站在一边。”伊诺曼说,柏林政府将在今年底公布中标单位的名字。

据悉,支持能源合作社的市民有共同的目标——督促电网公司收购更多用可再生能源生产的电力。

2011年,德国实施“能源转型”战略,决定关闭国内所有的核电站,并在2020年将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提升至35%。德国《明镜》周刊的报道称,目前柏林的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为1.4%。

在伊诺曼看来,现有电网公司维护其自身的既得利益,是导致德国依赖煤炭等污染较大的能源的原因。“如果电网由柏林市民掌控,相关公司就找不到不购买可再生能源产生的电力的借口了”。

挑战能源巨头并不容易。首先,目前掌控柏林电网的大瀑布电力公司表示,他们过去10年的经营并无任何问题,作为一家专业的能源公司,他们比合作社拥有更丰富的经验和技术实力。

在拥有1400名员工的柏林电网面前,只有伊诺曼这位全职员工的柏林能源合作社力量确实有些弱。“我们要跟金融机构、能源管理公司合作,还需要法律、财务和传播等领域的专业人才。”伊诺曼说。目前,其团队已拥有40名“志愿员工”,分别来自不同行业。“我和他们说好了,竞标成功才能付给薪水。”伊诺曼说。

资金是更重要的“筹码”。在最新一轮融资结束后,伊诺曼已筹集到1000万欧元,但这距离成功仍然很遥远。“如果收购进展顺利,未来会有更多人参与,我们现在还没有实力做广告。”伊诺曼认为,柏林电网每年的利润为1亿欧元,投资该电网对每个柏林市民来说都是不错的选择。

1000万人成了生产商

普通市民有可能收购柏林电网的重要原因,是德国能源转型过程中能源合作社制度的出现。“这涉及德国的基本经济制度,合作社制度在德国已有100多年历史。”陶光远介绍。

与募资数千万欧元并以收购电网为目的的大型合作社不同,大多数德国的能源合作社是中小型合作社且位于小城镇或农村,主要采用新能源发电的方式。

在距离柏林600多公里的一座德国南部小城,当地居民Jorg经营着一个拥有140户当地居民的小型能源合作社。2011年,该小型能源合作社成立,该小城的市长和银行业代表加入了监事会。

最初合作社只筹集到20万欧元。过去3年,Jorg又筹集到33万欧元,在当地成功建设了6个屋顶太阳能发电系统并将产生的电力全部卖给当地电网,合作社成员根据出资额参与“分红”。Jorg的创举已使该小城的可再生能源使用比例达10%,他的最终目标是将比例提升至40%。

对居民来说,向合作社投资“看得见摸得着”。德国议员认为,居民“自己投资能源领域并自己使用能源”,任何人都不会抱怨有噪声,这降低了产生社会冲突的概率。

德国南部的黑森林地区是能源合作社最早兴起的地区。早在20年前,这一地区的居民就通过建立合作社来实现新能源发电。这一地区还建有风电场和小型生物质发电站。

据了解,在人口8000多万的德国,目前已有1000万人通过投资成为新能源电力生产商。

德国绿党环境委员会主席表示,能源合作社为每个公民提供了成为新能源生产商的可能性,德国能源转型不仅是技术转型,而且是能源拥有者的转型,未来德国居民将拥有能源“话语权”。

“私人能源公司和能源合作社已成为德国能源转型过程中的重要力量,尤其是合作社已成为不可小觑的力量。”陶光远说。

从商业的角度看,建立能源合作社还解决了德国专业机构资金不足等问题。“以前,开发商为了筹集资金,四处寻找海外投资人,但后来全部把目光投向当地的合作社。”德国一家能源集团的董事长王学军说,2012年德国光伏补贴下调后,外国投资者的利润空间下降,能源合作社的优势显现。

能源“红利”分给民众

能源合作社的蓬勃发展导致大型能源企业的地位受到挑战。“能源合作社抢了大型能源企业的生意。”专家表示。据悉,德国联邦议院的议员甚至“吵了一晚上”,他们争论的焦点是“可再生能源使用成本下降带来的利润,是分给居民还是分给企业”。

过去几年,电价飙升让德国能源转型过程中出现了不少反对可再生能源的声音,大型工业企业的反对声音最大。他们认为,过度使用可再生能源会导致电价飙升,应该放缓可再生能源产业的发展速度。

有分析认为,德国过去来源于纳税人所缴税款的可再生能源补贴,最终被大型能源公司、新能源发电站所在地的土地拥有者“攫取”,其实质是“民众的钱转移到了少数富人手中”。而能源合作社通过“投资—收益—投资”的循环,让钱再次回到民众手中。

柏林一家绿色组织的负责人说,他们在柏林的一项重要工作,是阻止政府放缓新能源产业发展的步伐。但他也表示,目前德国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博弈”,存在于大型工业企业和可再生能源支持者之间。

在陶光远看来,能源合作社这种当地居民自主经营、共同参与的组织,不仅解决了全体公民参与能源发展的问题,而且增加了居民的投资渠道。

“从投资的角度看,能源合作社是一种新的投资种类,风险小,收益高,能让利益最终分给全体居民,不被少数人赚走。”陶光远说。目前,中国的“众筹光伏”项目与德国的能源合作社有相似之处。

淮南定做工服

海口订制工服

济宁西服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