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成导热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合成导热油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国务院决定再取消和下放62项行政审批事项

发布时间:2020-10-17 01:20:19 阅读: 来源:合成导热油厂家

国务院:决定再取消和下放62项行政审批事项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6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决定再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事项。会议确定今年在行政体制、财税、金融、投融资、价格、民生、统筹城乡、农业农村、科技等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加大改革力度

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  研究部署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  决定再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事项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6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决定再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事项。  会议指出,要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二中全会关于深化改革的决策部署。改革重在行动,要扎扎实实、不停顿地向前推进。当前形势下,稳定增长、防控通胀、化解风险,努力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迫切需要在深化改革上下功夫、出实招。要把已经看准、具备条件、牵一发动全身的改革项目抓紧推出,干一件成一件,不断释放改革的制度红利,激发社会活力,增强发展动力。  会议确定今年在行政体制、财税、金融、投融资、价格、民生、统筹城乡、农业农村、科技等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加大改革力度:  (一)抓紧清理、分批取消和下放投资项目审批、生产经营活动和资质资格许可等事项。制定实施严控新设行政许可和规范非许可审批项目的措施,加快出台政府向社会组织购买服务的指导意见。  (二)下力气推动建立公开、透明、规范、完整的预算体制,形成深化预算制度改革总体方案,完善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控制措施。削减、合并一批专项转移支付项目。扩大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范围。形成资源税费和矿产资源有偿使用制度改革方案。  (三)稳步推出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措施,提出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的操作方案。建立个人投资者境外投资制度,制定投资者尤其是中小投资者权益保护相关政策,出台扩大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试点范围方案。规范发展债券、股权、信托等投融资方式。  (四)形成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方案,支线铁路、城际铁路、资源开发性铁路所有权、经营权率先向社会资本开放,引导社会资本投资既有干线铁路。  (五)在保障群众基本生活需求的前提下,建立健全居民生活用电、用水、用气等阶梯价格制度。出台完善水电上网价格形成机制改革方案。  (六)继续推进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深化公立医院改革,整合城乡基本医疗保险管理职能。加快推进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健全保障房分配制度,推进公租房、廉租房并轨。建立最严格的食品药品安全监管制度,完善食品药品质量标准和安全准入制度。健全环保监管和生态补偿制度。  (七)围绕提高城镇化质量、推进人的城镇化,研究新型城镇化中长期发展规划。出台居住证管理办法,分类推进户籍制度改革,完善相关公共服务及社会保障制度。保护农民合法权益。  (八)发展现代农业,建立健全农村产权确权、登记、颁证制度,出台小型水利工程管理体制改革指导意见,提出国有林区改革指导意见。  (九)完善科技创新体制机制,健全以企业为主体、产学研协同创新政策,整合资源实施科技重大专项,扩大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先行先试政策试点范围,发挥科技在经济发展中的支撑作用。  会议强调,对上述各项改革重点任务都要按照明确的时间节点抓紧抓好,对已部署并正在推进的国有企业、深化开放、教育文化等社会事业及其他领域的改革,要继续按照职能分工抓好落实。会议要求,在推进改革中,要正确处理好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的关系,尊重群众首创精神,坚持依法行政,确保各项改革顺利有效推进。  会议决定,在第一批取消和下放71项行政审批项目等事项基础上,再取消和下放62项行政审批事项,并依法依规及时公布。  会议还讨论通过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国家能源局、国家海洋局主要职责、内设机构、人员编制“三定”规定。

国务院取消和下放71项行政审批推进职能转变  为落实《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4月24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第一批先行取消和下放71项行政审批项目等事项。这表明,在机构调整的基础上,国务院职能转变已进入具体实施阶段。  专家表示,国务院减少和下放行政审批权将有利于加快推进政府职能转变,有利于调动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也有利于进一步激发市场和社会的活力。  以放权推进政府职能转变  按照《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职能转变的第一项就是“减少和下放投资审批事项”,可见放权在此轮改革中的重要地位。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认为,当前行政审批事项仍然较多,审批程序繁琐、效率低下,利用审批牟取私利的问题比较突出。“加大力度推进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已成为转变政府职能的迫切任务。”迟福林说。  据了解,此次机构改革前,国务院进行过六轮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共取消和调整2400多项审批项目,占原有审批项目总数的近70%。  第一批取消和下放的行政审批项目重点是投资和生产经营活动项目,这也极为契合社会的广泛期待。  目前,发展改革委等国务院部门对于投资项目管理,按照投资主体、投资范围、限额不同等情况,实施审批、核准和备案。改革后,一些投资项目将取消审批,一些审批将下放地方,即使对于仍由国务院相关部门审批的项目,也将简化程序、限时办结。  清华大学教授蔡继明指出,一批行政审批权取消和下放后,“跑部前进”现象将有望消失,国务院各部门将从全能型走向有限责任型,减少微观事务管理,重心转为改善和加强宏观管理,切实提高政府管理科学化水平。  以放权调动中央地方积极性  当前,我国中央和地方政府的权责划分总体上适应经济社会发展要求,但也存在国务院部门管得过多过细问题,从而阻碍地方因地制宜主动开展工作。  这次改革提出推进向地方放权,既要下放投资和生产经营活动审批事项,也要减少专项转移支付。  在此之前,行政审批权下放已进行过成功实践。2012年1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决定,授权国务院在广东省暂时调整部分法律规定的行政审批,暂时停止了20项行政审批的实施。  这一改革立竿见影。当年年底,广东省取消约170项与企业生产经营活动直接相关的审批事项,有效减少行政管制,降低创业门槛,充分释放了各类市场主体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放权让地方受益的同时,中央部门可以从繁杂的微观事务中退出,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强化宏观管理上,为市场和社会提供优质的公共服务。  中国行政管理学会执行副会长高小平说,放权对政府的管理水平提出更高要求,政府要加大对经济社会各方面的估量分析及科学预测,制定相应的方针、目标、政策和制度,为经济社会的健康发展保驾护航。  以放权激发市场和社会活力  “我做食品行业近30年,碰到的审批麻烦太多了。”今年全国两会上,身为全国人大代表的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说,“一个食品企业,至少要花三四个月去申领食品生产许可证,有些小企业审批时间更长。”  这次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权正是对企业现实呼声的有效回应,也是更加尊重市场规律、处理好政府与市场关系的有效举措。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丁元竹认为,政府强化行政审批本身就带有计划经济色彩,放权正是加快政府职能转变的重要突破口。  高小平则指出,经济发展的主体力量在市场,把政府职能转到为市场主体服务上来,将激发起社会成员创造财富的积极性,增强经济发展的内在活力。  中央编办负责人表示,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权,将有利于改变政府现行管理制度不适应社会组织规范发展的现状,加快形成政社分开、权责明确、依法自治的现代社会组织体制。  当然,这还只是改革迈出的第一步。国务院常务会议已提出,各部门要加大减少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工作力度,加快进度,科学评估,成熟一批推出一批。(第一财经日报)

从清理行政审批项目看改革新走向  4月24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先行取消和下放71项行政审批项目等事项,重点是投资、生产经营活动项目。此前国务院常务会议已两次研究部署了清理取消和调整行政审批项目工作。  新一届政府上任一个多月来,三次研究部署清理行政审批项目,并明确提出把减少行政审批作为职能转变的突破口,以政府职能转变的新成效为经济社会发展注入新的动力和活力。这透露出怎样的改革新走向?  “大力推动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抓住了十八大报告提出的‘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的关键,体现了新一届政府坚定推动市场化取向改革、激发经济社会活力的坚定决心。”国家发展改革委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聂高民说。  当前中国经济社会正处于深刻的转型期,亟待改革激发新的活力。中国经济从过去30多年两位数高增长进入7%到8%的中速增长时期,社会利益格局也更加多元复杂,中国面临很多过去从未遇过的矛盾和挑战。特别是民营经济发展遭遇玻璃门、弹簧门现象长期难以得到根本解决,束缚了中国经济的活力;一些地方和部门仍然把过多精力放在干预微观经济的具体运行上,不仅影响了市场配置资源的效率,而且影响了政府基本公共服务职能的履行。  “无论是从经济社会的实践看,还是从企业公众的呼声看,下一步的改革都要从政府自身改革切入,特别是以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为突破口,能够起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说。  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是政府的“自我革命”,涉及政府部门职能定位、权力调整和管理方式改变,自我“开刀”的难度可想而知。国务院全面启动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已近12年,清理行政审批项目取得了积极成效,但行政审批项目边减边增问题仍然存在,特别是一些地方和部门仍然延续计划经济的管理思路,影响了经济社会活力的充分发挥。  迟福林认为,要通过进一步清理行政审批事项,推进政府职能转变。按照市场优先和社会自治原则,凡市场机制能够有效调节的,公民、法人及其他组织能够自主决定的,行业组织能够自律管理的,政府就不设定行政审批;凡可以采用事后监管和间接管理方式的,不再进行前置审批。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是有一个过程,但随着市场经济不断发育,改革力度应当加大。  “对行政审批制度的改革,不应做过窄的理解,这是充分发挥市场基础性作用的重要一步。要从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和政府职能转变入手,牵动系统性改革。”聂高民认为,第一批先行取消和下放投资、生产经营领域的行政审批项目,短期看有助于稳增长,但其实有着更长远的考量,是撬动一系列配套改革的杠杆。  经过30多年的渐进式改革,中国改革如今已经进入深水区。专家们普遍认为,中国在商品领域的市场化改革已基本完成,但在生产要素领域和行政垄断行业的市场化改革远未完成,成为当前制约中国经济发展特别是结构优化的根本问题;中国社会利益格局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社会管理体制改革滞后于社会公众的迫切需求,成为日益突出的问题。  “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推进,还需要一系列与之配套的改革。”聂高民说,下一步要通过深化改革保障各种所有制经济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增强经济发展后劲;要改革社会组织管理制度,让人民群众依法通过社会组织实行自我管理、自我服务和参与社会事务管理,实现社会和谐。(新华网)

alevel辅导

alevel培训机构

alevel辅导一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