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成导热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合成导热油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武商临时股东会今日召开国资银泰仍各执一词试验机

发布时间:2019-10-16 19:36:20 阅读: 来源:合成导热油厂家

武商临时股东会今日召开 国资、银泰仍各执一词

在银泰争夺武商话语权的投票 前夜 ,双方的底牌到底如何?记者分别走访了武汉市国有资产经营管理公司和武汉银泰,双方各执一词。 今天下午2:00,G武商2006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将在武汉广场47楼会议室召开,国资与银泰面对面交锋的大幕正式拉开。 在银泰争夺武商话语权的投票 前夜 ,双方的底牌到底如何?记者分别走访了武汉市国有资产经营管理公司和武汉银泰,双方的各执一词,使得今天下午的投票形势显得更加扑朔迷离。 国资方:控股地位不容动摇 在银泰步步为营的紧逼下,武汉国有资产经营管理公司的金口逐渐打开了,在昨日出版的武汉市委机关报《长江日报》头版头条位置,显著刊登了《武汉国资重夺大股东席位》的报道。昨天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国资方新闻发言人,再次表明了国资方的三点态度。 第一,国资公司并不是没有意识到提高租金的问题,国资方一直在行动,也在通过多种形式采取措施,期望尽快出台措施解决租金的问题。租金具体提高到多少值得探讨,任何一方没有权力制定一个价格。 第二,武商集团经营层一直也在积极协商解决租金问题。武商与武广签订了20年的合同,前10年的合同到期了,后10年租金双方约定协商解决,既然是协商,就需要各方坐下来谈,需要相关中介机构的介入,同时也要考虑到企业的发展,基于这样的基础,才好去谈租金问题。 第三,银泰抛开董事会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这种做法给企业经营造成了不好的影响,不是稳妥的,值得商榷。单方面抛出临时股东大会,没有严格论证,不是一个协商的态度,是将主观愿望强加于别人。 发言人还解释说,国资方迟迟不开口,主要是考虑到企业的经营环境,不希望企业经营产生动荡。他强调说,国资方并不能参与和干涉武商的具体运营,国资方的任务就在于为武商创造一个宽松的环境。 国资方认为,将租金提高上去,也许会短期见效,一年之内股东的获利确实增加了,但是从长远来讲,企业无法实现可持续发展,国资方正是从全盘上考虑短期和长期效应。各方都要尊重企业和历史的规律。 公司股东和董事并非严格意义上的一对一的关系,按照相关规定,只要董事尽职尽责,董事任期内不得无故更换,银泰现在提出更换董事是没有理由的,等到换届期到的时候,可以考虑更换,但一切需要按照程序来走。 外界和银泰一直在疑惑,商业现在属于完全竞争性行业,国有资本退出理所当然,武汉国资方为什么抓住武商迟迟不放?国资方发言人阐述认为,国资方一直不排斥引进合适的战略投资者,但基于目前对银泰缺乏信任,考虑到企业的稳定和长远发展,国资方将在将来较长一段时间内保持国有资本的控股地位。 国资方发言人进一步说,银泰表示不想成为大股东,但持续购买二级市场股票和法人股,不像原来承诺的那样,真正的动机在哪里,很是值得怀疑。在逐渐觉察出银泰的意图后,国资方在华汉投资2.43%的武商股权并没有过户给银泰。银泰此次抛出新闻发布会明显是有备而来的,有些事情是没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有些做法不是很冠冕堂皇的。而且银泰没有从产业层面介入,而是从股票层面介入,系统的商业计划书从来没有提供过,银泰到底充当的是财务投资人还是战略投资人角色,值得仔细推敲。如果银泰最终走了,剩下的烂摊子谁来收拾,最后还是由政府出面解决。 国资方在给本报的传真中提出了三项异议,第一是对于该提案时间的异议。国资方认为召集人公告超过了规定的最后期限,属无效提案。第二是对该提案主体的异议。三个提案人在提交议案后,都分别提交了否认与召集人存在关联关系的声明,但是9月16日发布提示性公告显示实为一致行动人,召集人违反了中国证监会有关规则。第三是对该提案内容的异议。股东对租金的调整提出合理的原则意见也是可以的,但股东大会和公司董事会及经营层应当各司其责,不应越俎代庖。 传真中最后表态,该提案内容涉及到武商董事会正在与武汉广场协商的事项;其武断地提出了超过市场水平的具体租金数额,干预了武商董事会和经营层的职责权限;其公然发出将会单方面撕毁《租赁合同》的威胁信号,严重损害了武商的诚信形象。 国资方发言人说, 无论明天下午的结果如何,国资方都是能够接受的。 银泰方:股东权益无可厚非 我就是搞不懂,为什么提高租金的临时议案会引起他们那么大的反响,甚至发生了武商的董事辞职的风波。让我们感到很惊讶,为何替上市公司和中小股东利益着想的事竟然遭遇这么强烈的反对,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昨日,在武汉迎宾馆武汉银泰的办公室,银泰百货总裁、武汉银泰董事长周明海连着对本报记者说了几个 百思不得其解 。 周明海进一步解释说, 8元/㎡/天的租金价格完全可以实现。 周明海坚定地告诉记者。武广单体的销售业绩的确非常不错,品牌效应也非常好,实现8元/㎡/天完全可以。既然大家都是为公司本身和全体股东的利益最大化而努力,为什么能让武商大幅提高盈利水平的提租议案,会有如此多的人跳出来反对,如果说提租后的利益受损方香港德信表示反对,那倒也罢了,为何能够增加收益的一方却要竭力阻止。 周明海还表示,临时议案并没有绕过董事会,早在8月7日银泰方面就针对租赁标准一事致函G武商董事会,要求将此事列入股东大会正式议程,但未收到正式反馈。接着又找到了监事会,也没有结果,不得不自行召开临时股东大会。 让周明海百思不得其解的事不仅仅这些。周明海还告诉记者,除了反对提租议案让人充满疑惑外,武广的自主经营被说成是若外资方不接受提租的要求,设置种种障碍,武广将面临关门停业等困境。而从目前情况来看,武广的人、才、物都是武商派来的,一切运转良好,为什么武商就不能自己管理武广? 银泰在杭州、宁波、北京等地拥有的大型百货公司和商业物业,去年实现利润3亿多,各项经营指标在全国百货业名列前茅。周明海也表示,今年上半年已有2个多亿利润,预计今年可实现利润4亿多,而作为有着10多年发展历程的武商而言,表现并不特别如意。推动公司股权多元化、吸引各方人才,有利于提高公司的治理水平。 为什么在否认与提议提高武广租金的三个股东存在关联关系后不久,银泰方面又声称与三股东之一的杭州卓和贸易有限公司为一致行动人,是不是出尔反尔?周明海十分肯定的说,不是。的确是不存在关联关系,但是,成为一致行动人,不一定非要有关联系关系不可,从前完全没有关系,现今又在私下达成一致的意见而成为一致行动人,这是完全可以的。 同时,关于改选董事的议案,周明海的解释是,公司法等有关法律规定,不能无故更换董事,其中 故 不一定特指有过错。应该还有原因理由的意思,就是说不能没有理由地更换。在这次临时议案中关于更换董事的事项,其实原因很简单,目前大背景比如二股东已经发生了变化,需要变更董事,并不是说被更换的董事有什么过错。 我们不愿意把关系闹僵,我们是真金白银掏了4个多亿,希望争取作为股东应有的权益,也希望大家能够一起把公司治理好。 周明海告诉记者。无论明日结果如何,银泰方面都将为争取股东的权力而努力。 (来源:中国证券报 记者刘向东 俞叶峰 欧阳波)

1000吨万能材料试验机

万能材料试验机夹具钳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