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成导热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合成导热油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埃森哲TD发展策略分析四点策略建言中国3G

发布时间:2021-01-21 18:58:58 阅读: 来源:合成导热油厂家

(通信世界供新浪网独家稿件,谢绝转载)

李为冲

TD-SCDMA在中国正式商用的序幕即将拉开,对于中国ICT产业来说,中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际3G标准TD-SCDMA的发展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事实上,一场以发展3G、电信重组为大背景的产业变革正在中国悄然铺开。在如何抓住机遇、面对挑战的问题上,笔者特别提出以下关于中国发展TD-SCDMA的四点建议,谨此衷心希望中国TD-SCDMA乃至整个ICT产业健康、稳定地发展。

TD-SCDMA发展存在三大机遇

长久以来,中国信息产业的发展一直缺乏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一直处在低基数上的高速增长阶段,大而不强。随着ITU正式颁布中国自主研发的TD-SCDMA成为3G三大国际标准之一,中国在通信领域中第一次有了自主研发的国际标准。作为全球最大的移动通信市场,在将要推出的3G标准中,利用TD-SCDMA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际标准,将给整个中国信息产业从模仿型技术发展到拥有自主技术和标准提供一个难得的机遇。

第一,TD-SCDMA将推动我国从产业大国向产业强国转变。信息技术是当今科技的制高点,在这个领域里,移动通信是核心技术之一,TD-SCDMA作为民族工业的无线标准第一次被列入到ITU的3G标准里,这将在很长的一段时期内成为中国在科技领域获得重大突破的最佳选择。韩国仅仅是将CDMA标准全球第一个引入其国内,利用在该标准中的先发优势,以区区4500万人口的国内市场,就已将三星、LG和SKT打造成全球CDMA领域的顶尖企业。

中国有世界上最大的3G潜在市场,截至今年4月底,中国手机用户数已经达到4.8亿户,北京、上海等城市手机普及率甚至超过了100%,成为名符其实的移动市场第一大国。

但是,中国在手机和设备的芯片研发和生产上始终处于落后状态,主要依赖进口。由于TD-SCDMA标准芯片、终端、设备研发和生产主要是国内厂商,一旦TD-SCDMA成为国内的主导标准,将有望使得国内厂商取得3G市场的重要份额。

第二,TD-SCDMA将带动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在去年召开的“TD-SCDMA产业经济年会”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局长邓寿鹏曾公开表示,根据各个运营商所预测的数据汇总,大概全面部署3G以后第一年,3G用户可以达到620万户,第三年7350万户,第五年接近2亿户,这就是对3G用户发展的预期。根据这样的用户发展速度,3G组网启动后前六年每年投资1000亿元,第一年需要投1141亿元,第五年投1046亿元,其他几年都略低于1000亿元,总体上6年是5913亿元,这样的投资规模和速度将极大地促进国内GDP的增长。

第三,TD-SCDMA将为我国电信设备商建立一个良好的平台。虽然TD-SCDMA比WCDMA和cdma2000的提出晚了很多年,其技术成熟性和产品开发的成熟性要弱于它们,但全球3G商用时间的推迟,为其系统商用的开发和产业化赢得了一定的时间。起步晚带来的另一个好处是可将许多最新的技术融进标准,使其后来居上。一旦TD-SCDMA标准能在中国通信市场得到大规模的应用,就可以为我国设备商减少3G专利费支出提供一个较好的平台。通过主导产业联盟运作和制定产业链游戏规则,要求参加TD-SCDMA技术设备开发的设备商间相互实行专利交叉许可,这样一些拥有较多专利份额的国外设备厂商将不得不放弃额外收取专利费的要求,有利于我国电信设备商走上一个更加公平的竞争舞台,并为他们走向国际市场提供难得的机遇。

TD-SCDMA发展存在四大挑战

然而,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TD-SCDMA的发展也是机遇与挑战共存的。在认识到TD-SCDMA给国家通信产业带来机遇的同时,也应该本着科学求实的态度,更多地认识到TD-SCDMA可能会面临的障碍,最大限度地规避风险,这样才能真正推动其发展。

首先,由于TD-SCDMA的决策涉及不同的层面,需要综合考量,决策风险不可忽视。多个相关政府部门都已经参与到3G发展的决策,至少从目前来看,国家发改委、国资委、信息产业部三个国务院直属机构在政策的制订上有发言权。但由于几个政府部门所处的位置不同,其监管的目标也有所区别。所以,关于3G的任何一个大的政策,都要在多个监管目标的综合平衡下审慎出台。

其次,TD-SCDMA技术本身并不完美,用户转网难度大,市场风险犹存。与WCDMA和cdma2000相比,TD-SCDMA仍然存在起步晚、投入少、没有商用经验、整个产业价值链比较薄弱等问题。尽管TD-SCDMA其系统设备已趋近成熟,但网络规划、优化、芯片、终端等仍比较弱,这意味着TD-SCDMA在建网初期可能比其他制式网络需要花费更长时间才能达到用户基本满意的通信质量。另外,从市场需求的角度看,短时间内TD-SCDMA的应用开发能否满足用户的需求,其新业务的吸引力能否超过用户转网付出的代价,目前还无法预测。

再次,整个产业链条的不完备将使得TD-SCDMA运营压力加大,存在一定产业链风险。至今,WCDMA的研发投入在数十亿美元以上,而TD-SCDMA还不到10亿元人民币。而这些投资对需要重新建立一个完整产业链条的TD-SCDMA产业来说,仍然是杯水车薪。与此同时,尽管TD-SCDMA产业联盟已经达到25家,但与另外两个对手比起来,仍旧显得力量单薄。

最后,国产专利份额可能被进一步稀释,专利风险加大。在专利问题上,我们必须认识到,国外厂商在移动通信领域耕耘多年,TD-SCDMA采用的时分、码分、空分等技术在不同厂商、不同制式3G系统中也多有应用,TD-SCDMA核心网也采用WCDMA技术,要完全摆脱某些国外厂商的专利并不现实。产业联盟的专利交叉许可机制可以解决国内外设备厂商之间的专利问题,但对于纯粹的技术开发商却难有效果,个别国外技术商可能会企图利用其技术垄断为TD-SCDMA构筑高的专利门槛,如果国家不能采取有效措施来改变这种状况,将直接影响TD-SCDMA标准战略的推进和产业的发展。

关于中国发展TD-SCDMA的四点建议

首先,我国应该成立跨部门协调机构,借鉴各国2G的发展策略,对敏感行业进行支持。

因为从国家的角度来讲,每个国家都会或多或少地采取一些措施来保护自己的市场,除了关税壁垒,还有很多看不见的壁垒。韩国政府在没有自己的移动通信标准的情况下,坚决排除当时已经占市场绝对垄断地位的流行标准GSM,由政府出面买断在当时还极少使用的高通CDMA标准,培育了世界最大的CDMA市场,极大扶持了本国三星、LG等设备和手机开发生产商,在韩国培育起了世界上最早最大的CDMA产业市场。随着整个市场的形成,韩国企业已经成为该领域的主导厂商。事实上,类似的情形也发生在欧美市场。

要进行统一而科学的决策,最现实的作法是基于政府不同监管部门的监管方向不同,由相关部门共同建立一个临时性、跨部门的统一协调机构,来统一协调政策。这样既代表了各部门的利益,又保证了政策的全面性和连续性。国外一般采取类似的作法,在国内也有诸如国家信息化办公室这样的权威协调领导机构可以作为借鉴。

其次,在TD-SCDMA运营商的选择上,在号码可携带问题没解决以前,大量现有高中端用户的使用是保证TD-SCDMA成功的关键。如果能保证现有2G网用户的顺利转移,特别是一部分高端用户因自己的使用需求被满足而尽快升级,才是首先应该考虑的因素。这些用户不仅价值较高,而且将具有示范效应。

从这个角度来说,要降低经营风险,首先应当选择有完善2G网络和相当2G用户群的运营商建立TD-SCDMA网络,不仅可以解决网络覆盖问题,而且可引导大量2G用户群去使用TD-SCDMA业务,还能弥补TD-SCDMA网络规划、优化力量的不足,缩短初建时移动网络的劣质期和尽快吸引用户。另外,在TD-SCDMA网络覆盖不完善的情况下,双模手机和技术的应用可能是一个较好的选择。

再次,中国政府掌握着3G牌照发放时间和对标准的选择权,提前对选择好的运营商颁发3G牌照,同时只发有限的TD-SCDMA设备和终端牌照,形成有限竞争环境,才能真正促进TD-SCDMA产业的发展,带动整个产业链迅速滚动起来。

移动通信运营需要一个完整的产业链,缺少了哪一方都无法保证产业的健康发展。如今的电信运营竞争,已经不单纯是运营商之间的竞争,而是运营商所代表的产业链之间的竞争,只有提前让TD-SCDMA的运营商进入市场,才能率先完善产业链,迅速扩大市场规模。

而对于设备厂商和手机终端厂商,则需要对政策进行更为慎重的考虑。从目前来看,在近几年之内整个3G市场的容量是有限的,只有合理、有序的竞争,才能让参与者获利,才能让其迅速形成规模,否则的话,在TD还面临内忧外患的情况下就完全放开竞争,国内的厂商还未获得规模效益就陷入价格战等无序竞争之中,不仅会打击参与企业的热情,还将影响到整个市场的发展。

最后,改革网间结算,税收上给予减免,政治支持与政策扶持应该更有策略性。中国的政府部门希望通过TD把中国的整个通信行业带到一个新的层次,就应该加大对TD-SCDMA的扶持力度,应该尽快出台明晰且强有力的倾斜政策措施,以推动国产TD-SCDMA标准的迅猛发展。

政府部门政治上的支持和政策上的扶持应该更具有策略性,各政府部门要协调一致,在符合WTO的框架下,制订一系列切实可行的政策和措施。相应管理部门要制订有利于TD-SCDMA发展的优惠政策,首先是网间结算,目前移动运营商要向固话运用商结算每分钟6分钱的费用,考虑到TD-SCDMA先天的劣势,可以对其运营商予以减免的优惠。另外,未来对TD-SCDMA的运营商应该在频道使用、税收减免,以及对设备商和终端手机厂商在税收减免上给予优惠政策,才能真正促进这一产业的发展。

总之,中国发展TD-SCDMA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众人拾柴火焰高,只有中国政府、运营商、设备商、终端厂商以及相关企业之间协调发展、统一行动才能后来居上;只有产业链上手机、网络设备、CP/SP、零售渠道等所有厂商共同发力才能形成先发优势;只有不断采取符合市场规律的新措施,提高现有管理水平,在战略和战术上有的放矢,才能取得最后的成功。

作者简介

李为冲(William Li),现任埃森哲大中华区副总裁,负责通信及高科技事业部以及战略咨询部的业务。加入埃森哲前,曾分别任中国联通市场营销及企业发展部门总经理,熟悉中国电信行业的制度法规、技术和市场,并了解主要运营商的形势。曾在美国供职于朗讯等多家跨国企业长达十余年,在研发、制造、营销/销售、战略及综合管理方面经验丰富,且擅长在中国大型国有企业实施现代管理实践。

李为冲拥有卡耐基-梅隆大学的博士学位,佛罗里达大学的工程学硕士学位,以及纽约市立大学的工程学士学位。

封仙之怒

超凡棋牌游戏

三国战天下手游

彩球连珠钻石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