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成导热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合成导热油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信股份起诉澳矿大亨中澳最大项目遇困袍网

发布时间:2019-11-22 16:27:51 阅读: 来源:合成导热油厂家

中信股份起诉澳矿大亨 中澳最大项目遇困

一场旷日持久的诉讼案,在中国证券业巨头中信集团旗下香港上市子公司中信股份有限公司(Citic Pacific Ltd,00267.HK,下称中信股份)与澳洲矿业亿万富豪克莱夫·帕尔默(Clive Palmer)之间展开。如今,法院裁决正朝着有利于帕尔默的方向发展。

中信股份与帕尔默早在2006年牵手。彼时,中信泰富(2014年更名为中信股份)共斥资4.15亿美元(约合25.73亿元人民币),先后从帕尔默手中买下西澳普雷斯敦(Preston)磁铁矿20亿吨资源量、大约25年的开采权。

澳洲矿业大亨克莱夫·帕尔默

这一项目被称为中澳铁矿项目(Sino Iron Project),总投资规模近百亿美元,是中国迄今在最大的澳洲矿业投资项目。

然而,对于中信股份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

中信铁矿项目命运多舛,按照规划,项目最初的总投资仅为42亿美元(约合148.92亿元人民币),定于2009年投产。但在施工期间已三次被迫停工延期,在经历了中信泰富危机、管理层大换血、矿业市场大起大落后,投资成本一路飙升,令中信股份深陷泥潭。

由于大宗商品价格暴跌,铁矿石价格持续低迷,今年3月24日,中信集团确认,公司已对中澳铁矿进行25亿美元(约合151.40亿元人民币)减值拨备。此举导致中信集团去年净利润下降20%,至398亿港元(约合318.67亿元人民币)。

更为纠结的是,中信股份和帕尔默之间冒出了诸多纠纷,包括铁矿开采和利益分成等问题,以及中澳铁矿项目的原开采主体、帕尔默控制的资源企业Mineralogy是否拥有该项目在普雷斯顿港出口站的合法运营权等等。

此前,据彭博社报道称,中信股份曾向澳大利亚悉尼联邦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阻止Mineralogy营运普雷斯顿港港口。然而,该诉讼以及所有的反对意见均遭到驳回。澳大利亚联邦法院称,中信股份未能证明该国政府在指定Mineralogy作为港口营运商上出现错误,或违反自然公正原则。

帕尔默称,中信股份存在数亿美元的权利金违约。2014年8月18日,帕尔默在澳洲广播公司(ABC)的问答节目上说,“迄今为止,他们(指中信股份)已经从这个国家不花分毫地拿走了价值2亿澳元(约合9.78亿元人民币)的铁矿石。”

继2012年7月向中信泰富发出违约通知书后,2014年9月,Mineralogy又向中信股份发出终止通知,要求后者在21天内终止对中澳铁矿项目的采矿权。

矛盾的升级让事件影响扩大。帕尔默在上述节目中公开辱华,批评中国政府是“向自己的人民开枪”的“杂种”(mongrels),说中国“混蛋”(bastards),“想要侵占这个国家(澳大利亚)”。尽管后来,帕尔默又在推特中解释,称其此番言论“不是针对中国人民”,而是针对中信股份。

现年61岁的帕尔默,既是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的一位身家高达数亿美元的商人,拥有矿物和其他天然资源公司,同时也是热衷政治,2013年当选澳大利亚国会众议员,也是该国立法委员。他还自己组建了帕尔默联合党(Palmer United Party)并担任主席,并希望借此冲击澳大利亚总理一职。

对于这位已经撕破脸皮的昔日伙伴,中信股份揭露称,帕尔默从中澳铁矿项目中挪用了1200万澳元(约合5874万元人民币),作为其2013年竞选澳洲议员的经费,帕尔默也最终赢得了那场选举。帕尔默对此进行否认。

为此,2013年4月,中信股份再次以一纸诉状将帕尔默告上法庭,澳大利亚昆士兰州一家高等法院受理此案。《华尔街日报》报道称,5月4日,该法院驳回了这宗冗长且可能威胁破坏北京和堪培拉贸易关系的欺诈案。主判该案的法官David Jackson称,Mineralogy的合同义务并不包含不可以向银行帐户存款。

中信股份一位发言人称,该公司会仔细研究上述裁决,该裁决在技术上的合法性取决于那笔受争议的资金是否被Mineralogy所持有。目前,这宗长达两年的诉讼案并未最终结束,仍在受理之中。【文/熊少翀】

综合,

品牌旗袍定做批发店

品牌旗袍定制店

莱州旗袍定做

品牌旗袍设计批发店